Skip to main content

陈年旧事

· 7 min read

今日难得空闲,将最近回忆起的若干陈年旧事串起来记录一下。

磁带

初中的时候,大家听歌还在用磁带。现在的小朋友知道那是什么吗?就是👇这个:

磁带

倒带、卡带、翻面,这些词估计都要退出历史舞台了。朋友们经常互相交换磁带来听流行歌曲。当时的NOW (that's what I call music!)系列很流行,封面都是这个样式:

Now 69 cover

其中有一本收录了Stephen Gately的New Beginning,被同学A戏称为“新的比基尼”。刚查了下,歌手2009年去世了,RIP。

上英语课时老师会拿着一个录音机过来,听教材配套磁带。有时候课间休息时,我会借老师的录音机在教室里“公放”一些流行音乐磁带。现在看来,行为相当放肆,感谢其他同学的包容🙏 听到陶喆的Angel时,年少无知的我对同学B说:“‘像条船在海上飘,北斗星也看不到’,‘一个人在人海漂,说话的人找不到’。这歌词很黑暗啊!”同学B回答道(原话不记得了,大意):“这种孤独寂寞的感觉大家都有,才能引起共鸣。”看来当年的我真是年少不知愁滋味啊。虽然对歌词的理解不深刻,但我还是很喜欢这首歌,以至于高中军训的时候拉歌还唱了它,只不过大家觉得我唱得像“甜酒”。

Nobody is listening

到了高中,我还在听磁带的时候,大神同学C已经在用iriver这种我听都没听过的牌子的高端MP3了。经他介绍,曾经听不懂Angel的寂寞歌词的我开始接触到了歌词直白得多的Linkin Park(RIP Chester)。

LP-meteora

记得有一次中午在食堂吃完饭后回到宿舍,一边洗衣服,一边注意到校园广播站里面在播Linkin Park的Nobody is Listening。两位播音员的解说我至今还记得——“这首歌是Linkin Park的Nobody is listening,就像我们的节目一样,大概是没人在听吧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这位我不认识的主播同学,你错了,我当时就在听。就像这篇文章一样,我写出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,但至少得先写出来呀。

后来大学毕业之前同学D还撺掇我一起买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巨款的几百多的Linkin Park和五月天的北京联合演唱会门票。买完票过了几个月,同学D告诉我Linkin Park主唱受伤了,演唱会取消,退票。很多年过去了,我没有去听Linkin Park的演唱会,不过我倒是去了一个叫做林肯公园的地方,还去听了五月天的演唱会——都在芝加哥。

芝加哥

最近的一条新闻让我心情沉重(感谢同学E的朋友圈分享):有一位芝加哥大学的学生被枪杀了。大家自发地来到他遇害的地方,点蜡烛留言纪念他。有一条留言写着:“愿你在天堂快乐,一直快乐”。

happy

似乎很多在芝大读书的同学都会有个身处险境的故事。我的故事曾经在校内(人人)网上写过,可如今我实在记不起校内网的密码了,还是重新写一下吧。

那时我们刚到芝加哥,一天上完英语课,土豪同学F跟我说:“走吧,陪我去买车?”我也没多想,就跟他去了。坐了很久的地铁,下来等公交。那等车的20分钟是我人生最漫长的20分钟。其实当时也就是下午三四点左右,天并不黑,但太阳被一团很厚的云暂时遮住了。四周公共卫生不是很好,街道上有报纸、空易拉罐,被风吹得到处都是。那场景有点像电影里主角清理完小喽啰后,反派大boss出场前短暂的宁静。在车站等车的其他人都盯着我们看,周围也没有别的亚洲面孔。我一边在着急这车怎么还不来,一边担心着大款F身上的几千美元现金,同时还要摆出一副轻松和善的表情,太难了。

过了一会儿,车来了,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。最后到了卖家家里,交钱办过户手续,成交,开着新买的二手车回家,还挺高兴。后来我跟导师分享起这次刚来美国有惊无险的经历,他问我,交易是在一个中立的地方进行的吗?我说不是,我们去卖家家里给钱的,也没多想("I didn't think too much")。导师答道,You didn't think at all! 现在回想起来,真是脊背发凉。


生命无常,珍惜当下,珍惜身边人,愿大家都平安。